今天我稀罕了,连着出门和朋友约了两顿饭。

中午算是给一位即将离京的朋友送行,他的经历太大起大落了,2015年那波牛市,不到30岁的他最巅峰的时候炒股炒到了接近3000万。白手起家,初始的资本金是帮大户操盘赚来的分成,之后就是加杠杆一路往上做。

可能赢钱赢的太顺利,就容易忽视风险,3波股灾遭受重创,大部分钱都吐回去了。

之后几年关掉了自己公司,北上寻找机会东山再起,奈何这几年的市场风格一直不是他喜欢的节奏,所以磕磕碰碰没有成功,人也沧桑了不少。

我和他是五年前牛市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他的资金规模是我的好几倍,行情好的那几个月有些感叹他挣钱的速度,但羡慕归羡慕,借钱上杠杆我不会的,没办法,我就是偏怂的那类人。

今天吃饭的时候他对我感叹,感觉就是从股灾开始,我俩的人生就开始去往不同的方向。我听了也只能出言安慰,人最难的不是一直在泥潭里挣扎,而是曾经展翅翱翔,然后不幸跌了下去。

其实那些白手起家炒到几个亿的民间股神,大都是用过杠杆的,纯靠本金赚几千倍几万倍不可能的。这是一条艰险异常的路,只要少数几人能最终成神,更多的人都在半路倒下了。

……

晚上那顿饭就轻松多了,和唐迁、吕肿两个中年男人聊天打屁。

其实大V聚一起基本不聊股票的,股市没什么可说的,话题主要还是老婆孩子,以及安逸的中年生活。

比较有印象的是唐迁给我说有机会可以考虑投资一下一线城市的养老院,收益比较稳定,算是给自己留个养老的资产。我这方面想的不多,我的配置主要还是股票、股票、股票、股票。

吕肿沉迷德州扑克,吹嘘自己都快有职业水准,我以前也打过半年,后来发现那玩意巨杀时间,就给戒了。

最后散伙的时候我说了一句,下次聚会希望A股有4000了,唐迁来了一句,3800我就先撤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好贼子,想到一块了。